三掌门 > 海流 > 第119章诡异的气氛

第119章诡异的气氛


  终于如愿的用出了道力,聂焰对于下一步的修炼好奇的问道:“老剑啊,今天你准备教我啥?那‘斩鬼符’和‘镇魂符’我可是学会了!”
剑老头儿嘿嘿一笑,神秘道:“今天教你个大招!”
“大招?是啥?”聂焰顿时双眼放光,“是不是那种一招秒杀鬼物的强大术法?”
剑老头儿凑近了聂焰的耳边,轻声道:“保密!”
聂焰闻言撇嘴:“你个老剑,又拿我寻开心,快说今晚我们学啥?”
见聂焰生气了,剑老头儿只得摇着头说:“好吧好吧,那就告诉你,今晚我们学......逆转八卦阵!”
“逆转八卦阵?就是那个没有攻击力的鸡肋阵法?这算啥大招啊?”聂焰大失所望。
剑老头儿‘砰’得一击爆栗落在聂焰的脑袋上,轻喝道:“小子,再说这阵法是鸡肋阵法信不信我头给你嘣个窟窿?”
聂焰见状,捂着脑袋讪笑道:“嘿嘿,信信,我学,我学......”
就在聂焰与剑老头儿学道的同时,吃过饭的聂健民和秀芬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也出了门,来到村口的一片空地上,找了角落靠着墙蹲了下来默默地抽着烟......
凉风习习,聂健民背靠一堵土墙心情舒畅。这些日子里儿子进步飞快,无论是道法还是心态都有了长足的进步,更重要的是随着剑老头儿的到来,他们这个不安稳的家庭彻底安定了下来。
嘴里的香烟缓缓的燃烧着,猩红的光点在傍晚的黄昏下显得格外显眼。不多时,这片宽阔的空地上陆陆续续的来了数十个吃了饭外出散步的村民们。
“嘿,老聂,你家小焰跟着剑大师学的咋样了?”忽的,一道沧桑的声音传来,聂健民抬头一看才发觉聂亚鹏正背靠土墙蹲在他的不远处。
聂健民将香烟拿了出来,给聂亚鹏扔了一颗笑道:“还行吧,小家伙进步挺大的。”
“那就好,这村上有了剑大师和你家小焰我们也安心啊。”聂亚鹏说。
“是啊,是啊,这年头儿又不安稳了,谁知道究竟是咋个回事?咱老百姓想过个安生日子咋就这么难呢?”
人群中议论纷纷,剑老头儿的身份村民们早已从聂亚鹏和书平的口中得知,那一晚的恐怖事情也不胫而走。于是,那股诡异的气氛不由的笼罩了众人,让村民们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草木皆兵。
聂健民深深抽了一口烟,将烟头丢下踩灭,望着众人缓声道:“大家伙也不要太过紧张了,俗话说人活百年,哪能碰不到什么牛鬼蛇神的事儿?但咱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,一不偷二不抢,咱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敲门!再说了,剑大师的本领我是见过的,他也承诺我们了,若是我们这村上有点啥事儿,他是不会坐视不理的!”
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健民啊,我们这些人就是放不下那颗心啊!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咱们村后的那个‘河童’不?那家伙的厉害我们可是有所感受的,要不是我们这一村子的人命硬碰到个有道行的高人,我们这一村子早就绝户了!”一个年纪比聂健民大一些,约莫有六十岁的老者操着沧桑的话语眼中满是担忧的说。
他的话音未落,一起或蹲、或坐在这一片空地上的乡亲们都翘首以望的注视着聂健民,已然将聂健民一家人当做了全村的救世主、护身符!
聂健民忽的咧嘴笑了,憨厚的笑容自然而然的感染了身边的聂亚鹏等几个同龄人,聂健民挠着脑袋悠悠的起身发了一圈烟,笑道:“实不相瞒啊大伙,其实......几个月前乃至小焰出生这九年来纠缠我们一家人的东西不是别的,就是刚才灿叔说的那个‘河童’!但是呢,那个河童已经被剑大师给除掉了,所以大家可以安心的把心放回肚子里了!”
“啥?那个姓剑的高人把河童都给除掉了?”人群中不知是谁发出一声疑问。
聂健民顺着那声音一看,顿时对着那人影笑骂道:“好你个海滨,不好好捕你的鱼在这胡说啥,一点大小没有!不说那剑大师是个高人,单说人家那年纪你也得叫他一声大师啊!在这么胡说八道小心以后有啥事他不照顾你啊!”
海滨顿时老脸一红,讪笑起来:“嘿嘿,健民哥,我这说话没大没小的你也不是不知道,不要给我一般计较啊!”
聂健民笑着摆摆手,表示不在意道:“得了,要是我们这些人都跟你小子置气,那你早滚蛋出我们聂家村了,还留着你在这打鱼呢?”
聂健民话一出口,村民们哄堂大笑。
“哈哈哈,就是,海滨你小子还欠我一顿酒呢?啥时候还!”
“你跟我打赌还输我三斤鲫鱼呢!”
海滨闻言,尴尬的苦笑着默默缩回了角落里。
嬉闹了好一会儿,人群中渐渐的安稳了下来,十数个属于香烟的猩红光点不时的闪烁在各个角落里,所有人都一反往日的轻松,显得有些沉默寡言。
聂健民缓缓挪动着身子来到聂亚鹏的身边,小声的问道:“亚鹏啊,今晚这是咋回事?气氛怎么有些不对劲?”
聂亚鹏掐灭手中的香烟,摇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不过我觉得好像从秀芬嫂子那一晚去住院之后,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大家都是这样的,仿佛一夜之间换了模样一样。”
“换了个模样?啥意思?”聂健民递给聂亚鹏一根香烟。
聂亚鹏接过点上,沉思道:“说不上来,但给我的感觉吧就是所有人好像心里都有事儿。”
“咱一个种地的庄稼汉能有啥事?每天除了种地过日子还有啥可操心的?”
“不清楚,总之就是这俩月村上的气氛有些凝重。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秀芬嫂子那回事儿吓得。”
聂健民沉吟片刻,摇头道:“不可能吧?像老灿这个人,他可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人!往日里连河童那种事都是他茶余饭后的谈资,怎么今天也这么担忧的样子?”
聂亚鹏沉默了一会儿,望着一角的老灿说:“健民哥,要不你问问吧?这里最有资格问这些牛鬼蛇神的事的就是你了!”
聂健民一怔,思索着说:“也好,这气氛......太诡异了,让我感觉很不舒服!”
聂健民沉默了一会儿,忽的深吸一口气对着角落里的老灿问道:“灿叔,刚才我说到河童被剑大师给解决了,你对这事儿咋看?你可是对河童最了解的人了!”
角落里的灿叔默默的抽着旱烟,时不时的在鞋帮上磕一下,悠悠道:“健民啊,那时候你们还小不明白事儿,当年那老道走的时候给我们说我们村后这小河啊,不简单!它里面可不光光有河童这一个可怕的家伙......”


  https://www.3zmmm.com/files/article/html/21/21200/49786616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3zmmm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mm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