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掌门 > 海流 > 第202章红覆龟甲

第202章红覆龟甲


  何振之拿起的是三枚陈旧的铜钱,铜钱的样子虽然乍看之下没有什么特殊,但是如果仔细观察那三枚铜钱却是光溜溜的,表面和背面的字几乎已经分不清楚了。
聂焰为之一惊,这是得用过多少次才有这样的磨损啊。然而他不知道的是,这占卜之术的用具其实是和他们的法器是一样的,大多都是前人传下的。越是陈旧的用具它所拥有的力量也就越加强大,用它测出的结果也越发的准确。
忽的,何振之动了,他将三枚铜钱放在手心,双手合扣一声轻喝:“金钱占卜,测凶吉!”
何振之说着心中默念所想之事,然后摇晃双手随之将其上抛。铜钱落地,他仔细看着三枚铜钱的正背,用身前的朱笔将其记下。记完一笔,何振之再次捡起铜钱,重复之前的动作,接连六次他才慢慢的停了下来。
聂焰一阵好奇,小声对着身边的剑老头儿问道:“老剑,老何是在干嘛么?算卦需要这么复杂的么?”
剑老头儿脸色凝重,轻抚着聂焰的脑袋为其解释道:“这叫做摇卦!是占卜的基本动作,而要得到一个完整的卦象,需要反复摇卦六次,再将六次的结果记下,以六次的结果来推得最后的卦果。”
“这么复杂啊。”
剑老头儿点头,悠悠的解释道:“是啊,神州之上任何流传下来的流派都是极其高深的,而相卜一脉的复杂程度更是要远超我们的想象。”
相卜之术是极其复杂的,就连这最基本的‘摇卦’都是有讲究的。摇卦的顺序有严格的规定,应从下向上排列。因为人世间几乎一切事物的规律几乎都是从小到大排列的,所以摇卦的顺序也应该遵循从小到大的天道顺序排列!
摇出卦象之后,解卦时却恰恰相反。第六次摇出铜钱的信息,放在第一位,叫做上爻;第五次摇到的信息放在第二位,叫做五爻,第四次的叫做四爻,三次的叫做三爻,第二次的叫做二爻,而第一次的,则叫做初爻!排列完卦象的顺序,还要遵循解卦的七个标准。
其一,六爻皆不变者,则占本卦卦辞。
其二,一爻变者,则以本卦变爻之辞占。
其三,二爻变者,则以本卦二变爻之辞占,而以上爻之辞为主。
其四,三爻变者,则占本卦及之卦的卦辞,而以本卦为主。
其五,四爻变者,则以之卦中二不变之爻辞占。
其六,五爻变者,则以之卦中不变爻的爻辞占。
其七,六爻皆变者,则以乾坤二用之辞占,并参考其之卦卦辞。
随着剑老头儿的解释,何振之的六次摇卦很快结束了,接下来就是解卦了。只见他拿着记下的卦象,微闭双眼左手掐指,按照卦象默默推演着自己所默念之事。
然而,只是片刻的时间,何振之陡然睁开了双眼,‘噗!’的一口鲜血喷出,挥洒在身前的土地上。
剑老头儿和聂焰赶忙上前一步,扶着摇摇欲坠的何振之紧张的问道:“老何,你怎样?”
何振之原本就虚弱无比的身子经过这一下折腾的更虚弱了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缓缓睁开双眼,望着搀扶着他的剑老头儿和聂焰,低声的呢喃道:“没想到那东西竟如此厉害,只是简单的测其凶吉,就遭到天道的大力抵抗!”
剑老头儿眉头一皱,担忧的看着何振之说道:“老何,如果测算难度太大,咱们就简单的占算一下。凭借着你的些许信息,我相信稍微花费些时日,我们一样可以找得到结果!”
听了剑老头儿的话,何振之却忽的哈哈大笑起来。在那笑声之中,剑老头儿和聂焰听出了一种骄傲,一种独属于道门中人的骄傲。
笑声不断,何振之的声音郎朗传来,“自我得了相卜一脉的道传,这世上还没有我不能知晓的事情!这件事越是艰难,就说明老头子我来对了。我......一定要算出它的前因后果!”
何振之慢慢的起身,望着头顶的太阳缓缓道:“虽然刚才遭天道抵抗,不过这也恰恰说明了刚才卦象的准确性。”
剑老头儿默默点头道:“对,只有算的清楚才会遭受天道阻挠。老何,你算出了什么?”
何振之苍白的面色之上满是凝重,“天凶!”
“天凶?何为天凶?”剑老头儿和聂焰脸色凝重,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。
何振之微微一叹,“所谓天凶就是说,为祸的怪物乃是天道所留!或者说,他的力量于天道所出同源!”
剑老头儿和聂焰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,深吸一口气道:“老何,你可听说过‘仙遗’?它......可算天凶?”
“仙遗?”何振之面色一寒,震惊道:“你说的可是五百年前八大尘中仙所遗留的‘仙遗’?”
“嗯。”剑老头儿平静的点点头,“实不相瞒,我们剑修一脉的祖师海瑞仙人当年就是因扫平了‘仙遗之祸’而积累了足够的功德白日飞仙的。前几日小焰选剑之时曾见到了海仙人,他告诉我们‘仙遗之祸’再一次在尘世出现了!”
何振之惊讶的望着剑老头儿和聂焰,“我只知道剑修一脉为真正的斩鬼除魔之士,却不知道师祖竟是尘世间最后一位仙人海瑞!如果按照你们这样说的话,那这‘仙遗’定是这背后的源头!而它正是真正的‘天凶’存在!”
何振之自顾自的点着头,“其实这世间所有的鬼物亦或是其他不合常理的存在,都可以叫做凶物,但这些凶物却大抵可以分为三大类:天凶、地凶、以及驳凶!这也是我测算吉凶的真正原因,否则明知是大凶为何还要算?为的就是算出这大凶之物究竟所属何类凶物。凶物成型必有其因,世间几乎少有天生的凶物,一切皆是在后世中因缘所化。有些凶物是受环境影响,比如极阴、极阳之地化形为鬼怪,便可为地凶;一些鬼物,受怨气、水气化形,便可为驳凶;还有一些怪物吸食天道,受天道影响为祸人间,便可为天凶!而对于我们道门之人来说,此‘天凶’比起其余的两种凶物是最为凶险的。”
聂焰皱着眉头,望着剑老头儿和何振之疑惑道,“老何、老剑,你们说的凶物之分我理解,可我不解的是,受天道影响为祸人间的存在不更应该为天道所斥么?怎么成了最为棘手的。”
何振之肃穆的反驳道:“恰恰相反,驳凶和地凶基本是世间之物所成。而世间之物虽杂乱却受天道制约。我们道家,尤其是你们汲取众道的剑之一脉,最为天道所喜,对上此种怪物、鬼物最为有利。而天凶虽为凶物,却实天道所产。因此对付天凶就相当于在对付天道!我们的道法,对上天凶之物威力就要弱上三分,且要受天道所阻,自然是最危险的!”
剑老头儿默默的点头,“嗯,仙遗的来历其实很清楚,那就是八大尘中仙飞仙之后留下的残躯邪念。八大尘中仙汲取天道灵魂圆满飞仙,而肉身自然算是天道的产物,因此它们是毫无疑问的天凶!”
何振之默默思索一会儿,小声道说道:“若是‘仙遗’的话,那确实可以算是天道产物了!但是,一切还要等到我们找到它的那一刻才可以下定论!”
“嗯。”剑老头儿和聂焰在一旁点头,事已至此,无论结果如何老何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进行了!
何振之拂袖擦去嘴角的血迹,抬头看了看太阳。此时太阳正在他的正头顶,他的影子在身下缩为一团。
呼!何振之深吸一口气,悠悠道:“时间到了,就是现在!”
说着,何振之拿起龟甲置于胸前,一口咬破舌尖,舌尖血随着刚才流出的鲜血瞬间喷洒在龟甲之上。
让聂焰和剑老头儿震惊的事情发生了!只见那鲜血并没有随着龟甲的起伏的沟壑流淌,而是神奇的犹如一层鲜红的油漆一般直接贴附在龟甲之上!远远看去,宛如一层红膜紧紧的包裹着龟甲。


  https://www.3zmmm.com/files/article/html/21/21200/49308598.html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3zmmm.com。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:m.3zmmm.com